• 中国文化视窗-丰台头条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发布时间:2018-09-21 14:01 来源: 作者:
4月9日下午,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在中国传媒大学举行。现场,多位文艺理论评论专家从学术角度出发,对网络影视、网络文学等热点展开专题研讨。在现场的笔者感觉收到了满满的干货,赶紧拿出来分享一下。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网综: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内容产品
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讲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专家评议员朱传欣表示,“网络综艺和网络剧、网络电影共同构成了拉动互联网流量的三驾马车。”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朱传欣
与传统电视节目相比,网综更像是一个内容产品。传统的电视节目节目是相对封闭、完成的,而内容是可以生长、流动、转化的。不管是电视平台还是网络平台,内容都是可以流动的,与平台相适应的。网综具有与传统电视节目不同的思维策划路径,是一种面向市场、面向用户需求的产品思维。 “《奇葩说》在前期策划时首先会做一个调查,比如年轻人最大的焦虑是什么,并连问5个为什么,找到年轻人最迫切的心理的痛点,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扎心的命题。”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或许,只有完成了从电视节目作品到网络内容产品的全方位的转变,才能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网络综艺,而不是在互联网平台上播出的传统综艺。
在市场奴役下茁壮成长的网络文学
在20年的时光中,网文究竟是如何发展的,人为不可逆转的市场经济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奴役网络文学的?晋江文学城创始人黄艳明(冰心站长) 以时间为尺,讲述了独特的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进程。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黄艳明(冰心站长)
网络文学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自由萌芽阶段,这时候的网文并没有多大的市场价值。作者并不是为了挣钱而写文,基本上是一种“我手写我心”的自由表达状态,这时候也出现了一些探索性的先锋作品。
第二个阶段,纸媒阶段,像《第一次亲密接触》等作品火了之后,便开始了商业化运作,而当时挣钱的主要方式便是出版成书。黄艳明说“作者在创作时会带着出版倾向,以20万字至30万次的体量来创作,自由体量的网文不断减少。”在纸媒阶段,占据主导权的是资深的评论专家。“晋江文学有一个官方推荐榜,上面都是专家推荐的文章。即使流量不好,但是品质很高。上榜的作品基本上都能够出版成书。”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科技的发展、个人电脑的普及使网文迎来了第三个阶段——VIP收费阶段,此时也是网文题材发展的黄金时期。读者阅读的主要工具是电脑,电脑屏一屏可展示两至三百篇文章。较大的文章推荐数使得编辑可以有选择的推荐各种题材、种类的文章,甚至是比较小众的。黄艳明表示“偶尔会有题材爆发出来,比如灵异题材,只要有一部灵异题材小说爆发了便会带动整个题材流量的爆发。”
在第四个手机阶段,窄小的手机屏幕一屏最多放40个文章名,推荐量变少使得小众题材作品没有机会上榜单,作者只能往大众题材上靠拢。“当时一部作品只要得到咪咕阅读的推荐,一天收入可达10万。”金钱的驱动使得许多作者往大众题材上靠拢,并且在文章内容上都是直入主题,摈弃了所有的铺陈,只有这样才可能在海量的网文中占据一席之地。
到了第五个阶段,也就是现在的IP时代,题材出现进一步的窄化,市场利益驱动性也更强。对此,黄艳明举例“今年广电倡导现代题材,为了赶上影视改编的机会,所有的作者都扎堆写现代题材。要知道,IP改编的收入可以达到五百万。作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二十年间,网络文学从出生时的混沌的到如今的大IP时阶段,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茁壮成长。展望网络文学的未来,黄艳明认为,折叠屏、柔软屏的出现可能会改变网文的发展,但人们碎片化的阅读时间是不可逆的,网文在内容上还是会与读者快节奏的阅读需求相匹配。

“网络文艺评论与发展”论坛,听学术大咖聊他们眼中的网文与网综

至于人们非常关注的人工智能热点,黄艳明表示,现在人工智能已经出现数据库写作,数据库利包含所有故事的套路、结构,人工智能可以将套路组合成新故事。“未来,只有灵光一现的创意是最珍贵的,这也是所有网文作者在职业生涯中需要不断追求的。”
来源:丰台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