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品牌故事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

发布时间:2018-03-19 18:22 来源: 作者:
云南白药又称“万应百宝丹”,意如太上老君的仙丹一般灵验,其最初的传奇,与一位名叫曲焕章的名医密切相关。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
曲焕章1880年生于云南省江川县赵官村,当时他家有田七亩多,平排楼瓦房三大间,属“小康型”农民家庭,生活还算安稳。无奈造化弄人,曲焕章7岁丧父,9岁丧母,只好与姐姐相依为命。姐姐嫁给当地医生袁槐后,十来岁的曲焕章没有遭遇寄人篱下之苦,反倒在姐夫袁槐指导下,得以学习伤科用药知识和丹药配制技巧,几年下来,他熟练掌握了治伤技能。
1896年,由袁家托媒操办,16岁的曲焕章娶周官村犁铧匠的女儿李惠英为妻,随后自立门户给当地民众看病,以维持生计。曲焕章从小“性仁慈,有活人志”,从医后凡有伤者,有求必应,因常到其他村镇出诊治伤,他逐渐成为小有名气的伤科医生。然而,曲焕章生活的江川县一带,大山连绵,匪患较多,经常有受伤的土匪威逼曲焕章为他们疗治枪伤刀伤,否则有被击杀的危险。26岁那年,有人诬告曲焕章给土匪治病是通匪,知县下令捉拿,曲焕章只得隐姓埋名,逃命他乡,浪迹云南红河、个旧一带集镇摆摊行医谋生。
期间,曲焕章巧遇武当派道医姚连钧。姚连钧有“滇南神医”之誉,精通外伤诸科,深谙百草奇药,起死回生,活人无数。清咸丰、同治年间,云南民众举行反清复明起义,清军组织清剿后军中伤兵很多,闻姚连钧大名,把他请到清军中疗治伤兵,结果功效神奇。清军给以重赏并授以“提镇”官职,再三留请姚连钧作医官,但他坚辞不就,依旧鹤迹仙踪出没在乡间农舍,悬壶济世。曲焕章见姚连钧治伤很有一手,便拜他为师,追随其在云贵高原一带游历。师徒俩一边采集草药,一边四处行医。在姚连钧的教授下,几年下来,曲焕章尽得其真传。
1913年,唐继尧由贵州都督调任云南都督,他力推剿匪。滇南首匪吴学显被枪弹打伤胸腹,伤情严重,强请曲焕章前往医治,很快痊愈。当局闻讯后,曲焕章再次被通缉。曲焕章逃至宜良,到姐夫袁槐处避难,刚走出袁槐开的医店不远即被捕,随后被关进监狱。袁槐急忙用80担谷子贿赂县官,曲焕章才得以无罪放回原籍,但“不准再至匪区行医”。
回到江川老家后,反思多年的奔波劳苦,曲焕章觉得颠沛流离终非长久之计,外地行医对药物加工困难,所救有限。经过潜心钻研和临床实验,1914年,曲焕章研制出“万应百宝丹”。不久,曲焕章又研发了与百宝丹配套的虎力散、撑骨散等伤科系列药物。曲焕章的万应百宝丹在治疗刀枪伤及跌打方面疗效最为突出,即便穿胸洞腹,伤及脏腑,只要身软不死,虽人事不省,均可救治。“先入百宝丹,再服虎力散,气将绝者渐能苏醒;血流如注者,渐能停止。再用消毒散、洗创止血药,涂敷伤口。内部有子弹头的,改服撑骨散,弹头能自行退出。”
1916年,曲焕章将百宝丹、虎力散、撑骨散呈送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申请列为正式药品。经化学检验和临床观察全部合格,主管部门给其颁发证书,允许在市场公开出售。曲焕章于是以灵芝图案作为商标注册,定名为“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公开出售。一时间各地争相购买,行销全国,成为百姓居家必备之物。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唐继尧赠送“药冠南滇”匾额

曲焕章不仅是造诣颇高的医生,他更是有头脑的商人。1917年,事业刚刚起步,曲焕章便率长子曲万增前往通海行医拓展业务,所需药品则由妻子李惠英在赵官村老家加工供应。有道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为了融入当地社会,曲焕章因曾给通海富滇银行总办、当地著名绅士赵咏泉治病,深得对方赏识,于是趁机拜赵咏泉为义父,后来曲焕章还娶了通海女子缪兰英为妻。
正当曲焕章蓄势待发之际,新的机遇从天而降。1921年,军阀顾品珍在云南发动兵变,云南都督唐继尧被迫逃亡香港。一年后,唐继尧卷土重来,率部队杀回云南,希望东山再起。为了取得胜利,唐继尧许以军长头衔收买了滇南首匪吴学显。吴学显帮助唐继尧回滇主政成功,感念之余,为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吴学显派人执函到通海,邀请曲焕章迁居昆明坐诊。期间适逢义父母相继卒亡,曲焕章于是决定到昆明依靠吴学显,不久便在南强街开办了伤科诊所。曲焕章的到来,再次帮了吴学显的大忙。
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组织军政府及国民政府,准备对抗北方军阀。滇军出师广西后,败北折回昆明,吴学显的右腿骨被枪弹打断。法国医院、惠滇医院和陆军医院都认为只有截肢才能保住性命。情急之下,吴学显向曲焕章求救。曲焕章不用一刀一针,全用中药草药和伤科办法,居然治好了吴学显的枪伤骨折,使其行走如故。吴学显感激不尽,派滇军军乐队在昆明城内绕城奏乐游行,宣扬“曲焕章万应百宝丹”的奇效,吴学显还亲自登门送上“效验如神”金漆大匾。曲焕章及其百宝丹一时誉满春城。通过吴学显,曲焕章与云南军政上层建立起牢固的关系。不久,唐继尧听闻曲焕章的名声后,经吴学显等人大力推荐,委任其为东陆医院滇医部主任兼教导团一等军医(正职),并赠“药冠南滇”匾额。
上世纪20年代,云南局势风云际变,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1927年,龙云把唐继尧赶下台,成为云南新的主政者。受此影响,吴学显遣返回家,其部队也被改编,不过曲焕章没有被辞退。身处乱世,曲焕章把更多精力用在了产品研发上。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
抗日将士随身必备的救命药

经过反复验证,曲焕章成功研制出了新一代的白药——“一药化三丹”,即由一种百宝丹和几种散剂最终制成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既系统配套,各有专功,又定性定量,疗效齐全。
1928年,瓶装万应百宝丹上市,声誉传遍全国。曲焕章趁热打铁,还以七折、三折不等价格,在上海、武汉及香港、新加坡、横滨等处建立代销处。与此同时,曲焕章请人编写了《曲焕章草木篇》,用以宣传介绍百宝丹的功效等。在曲焕章组织撰写的《曲焕章求生录》中,则刊载了他本人医治伤员的情况和照片,极大地宣传了百宝丹的品牌形象。
由于百宝丹销路好,社会上投机者为获暴利,竞相仿制假药出售。为维护白药声誉,曲焕章发明出一种独特的方法:用1到2粒特制的药片附加在瓶口的药粉中,这既是曲氏的特殊标志,又是药力很强的药,专门用于危重病人,还可以保护药品经久不变,有“保险、防护”之意,因此,被人称为“保险子”,被誉为“白药中的白药”、“丹中之丹”。曲焕章另外还印出一种“辨真单”,打上凹凸钢印暗藏特别记号放入瓶内,以便顾客分辨真伪。
1933年春,曲焕章斥资40万滇币在昆明金碧路建造的“曲焕章大药房”正式开张,5个铺面的三层大楼药房,在当时可谓气势恢弘。堂屋会客室挂满了党政军要员赠的题词匾额,如云南省主席龙云赠“针膏起废”匾,胡汉民题词“白药如神”等。同年底,昆明召开医药界选举大会,曲焕章当选为云南医师公会主席,其社会地位得到普遍认同。1935年蒋介石视察云南,特意在省政府接见了曲焕章。曲焕章趁机赠送五百瓶三升百宝丹给蒋介石。蒋介石后来写了“功效十全”的题词,外加一张半身照片,派其侄蒋孝先回赠曲焕章,以示关照。
正如贵州茅台一样,云南白药与红军也曾有一段佳话。1935年,红军长征经过云南,截获了一批国民党的物资,其中就有百宝丹。毛泽东夫人贺子珍在威信受伤,时任红一军团政委的杨尚昆在沾益城外被敌机炸伤,全靠这批云南白药治好了伤,得以走完长征这条生死之路。云南白药救死扶伤的神奇功效,在抗日战争时期表现尤为突出。1937年9月5日,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4万多名将士,开赴抗日前线。这一天,昆明万人空巷,人们走上街头,欢送云南第一支出省抗击日寇的军队。曲焕章一大早也带领药房的全部伙计来到街上。当部队经过时,向每个人的手中塞上了一瓶曲焕章万应百宝丹。
1938年4月初,六十军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在激烈的交战拼杀中,百宝丹挽救了不少将士的性命。曾经给云南省主席龙云担任过侍卫长的朱希贤,当年在台儿庄战役中,对白药有亲身体验:“伤口伤得很重,拿出自己的白药洒上一点,包扎起来,两天后伤口就愈合了”。时隔不久,当“台儿庄大捷”的消息传到昆明,曲焕章兴高采烈,一口气买了30万个鞭炮,连续放了三四个小时,以欢庆这一重大胜利。台儿庄一役,不仅打出了滇军的威名,也让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声名远扬。这一年,曲焕章万应百宝丹的年销售量高达40万瓶,曲焕章迎来事业的巅峰。谁知正当曲焕章的人生如日中天之时,突如其来的一场灾难,不但使曲焕章的万应百宝丹急转直下,曲焕章本人也死得冤枉。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拒绝交出秘方曲焕章惨死

1938年,前方抗战的硝烟同样笼罩后方。当年,昆明市政府借抗日救国之名,强行摊派曲焕章捐飞机一架。曲焕章尽其所能,认捐三万滇币。等到交款结单时,当局却认为曲焕章认捐的是三万国币,折合三十万滇币。曲焕章无能为力,随即被关押在昆明市警察局。经多方说情,在向云南富滇银行借款凑足交清捐派数额后,曲焕章才被释放出来。
不想昆明市政府又以三万国币不够买一架飞机为由,无止境地逼迫曲焕章交出钱财。正当曲焕章走投无路之时,他第三次接到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焦易堂的邀请,想请他到重庆任新成立的中国国医馆馆长之职。正为逼捐搞得焦头烂额的曲焕章,这次终于决定应允焦易堂邀请。曲焕章以前往治疗抗战受伤的高级将领为由,从昆明脱身,独自乘坐焦易堂派来的小车匆匆赶赴重庆。曲焕章一到重庆,就被接到机房街中华制药厂内,焦易堂为曲焕章设宴接风洗尘,蒋介石也再次接见他。中华制药厂原是焦易堂等人作股开办的,借抗日之名,焦易堂要曲焕章参与合办,把万应百宝丹秘方交中华制药厂生产。刚跳出狼窝的曲焕章这时才明白,自己又羊入虎口了。
曲焕章拒绝交出秘方,连续数月遭软禁。作为南方“火炉”之一,盛夏的重庆,酷暑难耐,曲焕章整天闷热汗出,又患暑痢,再加悲愤成疾,身体日渐衰弱。同年8月,曲焕章不幸去世,年仅58岁。焦易堂随即通过报纸发表消息,表示哀悼、惋惜。蒋介石发表广播谈话:“在抗战正需用人才之时,我国著名的曲焕章医士的逝世,实为国家之不幸!”
缪兰英把秘方捐给了政府

曲焕章去世后,由缪兰英主持“大药房”各项业务。缪兰英是曲焕章的第二任妻子,此前,曲焕章与前妻李惠英生有三个儿子,老大曲万增一直从医。而据缪兰英透露,曲焕章去重庆之前,两人专程到城隍庙磕了头,曲焕章把一生的心血——“万应百宝丹”的秘方传给了她。此消息一出,曲万增不干了,双方为此打起了官司,均宣称自己得曲焕章真传,但谁也说服不了谁。曲万增还在昆明南强街挂起了“曲焕章父子大药房”招牌,同样销售百宝丹。
1955年,云南有关部门组织了一次针对白药的调研。通过广泛考察对比,调研组最终认可了缪兰英白药传人的身份,但也不排斥曲万增所持药方生产的白药。经过努力,万应百宝丹的月产量又达到1万瓶。面对政府对民众百姓医疗事业的扶持,1955年有一天,缪兰英突然主动找到昆明市的领导,表示愿意向政府献出百宝丹的秘方。消息一经传开,立刻成了头条新闻,轰动全国。
1956年,昆明市政府特别为缪兰英召开了表彰大会,随后昆明制药厂正式接收了缪兰英贡献的百宝丹,并改名为“云南白药”,投入批量生产。从此,云南白药成了“曲焕章万应百宝丹”的代名词,其处方、工艺于当年被列为国家保密范围的传统医药。周恩来十分关心白药的生产,曾作出三项指示:建立云南白药专厂;设立研究机构;白药原料要由野生变成家种。1971年6月1日,云南白药厂正式建成投产,自此,云南白药年产量达到了1000万瓶左右,进入了现代化阶段,当时每年为国家换回数百万美元的外汇。
1984年8月,国家医药管理局(国家药监局前身)将云南白药配方与工艺列为国家绝密,保密期为长期。
云南白药:百年秘方寻踪
借助云南白药百年来积累的良好声誉和影响力,云南白药在1993年成功上市,其产品也在传统的瓶装和胶囊剂两种基础上,发展扩大到胶囊、酊剂、膏剂、气雾剂等系列产品,近年来更是扩张到牙膏等日化产品领域,古老的白药秘方再度上演推动公司业绩快速增长的“奇迹”。目前,云南白药市值超过400亿,居中国股市医药上市公司之首。
不可否认,云南白药要真正走向世界,还有许多瓶颈有待突破。以欧洲为例,根据欧盟7年前颁发的《传统草药注册法令》,以食品等身份在欧盟国家销售的草药产品,必须以药品的身份进入欧盟市场,除了要求在申请日之前至少有30年的药用史之外,中药在注册时必须写明成分,且含有矿物、动物源成分的中药不能申请简化注册程序。该法令将于2011年4月1日生效。一方面是国家保密方,一方面是欧美等国家的法律要求药品成分公开,如何解决传统配方和工艺保密与法律监管的矛盾,这将是云南白药亟待解决的课题。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