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公主岭文化频道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公主岭市文物分布概述

发布时间:2018-10-31 14:57 来源: 作者:
地处东辽河流域的公主岭市,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资源丰富,土地肥沃,林茂粮丰的地方。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很早就选择了这块土地作为他们劳动和生息的场所,在他们劳动和生息过的地方,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遗迹和文物,这些文物和遗迹从各个方面反映着本市的历史面貌,为研究本市的历史和考古工作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见文物分布图)。
从已掌握的材料出发,本市文物分布的特点从地域上看,西部沿东辽河流域和县境中部及北部分布较为密集,而东南部半山区和丘陵地带分布则相对稀少,并且东辽河岸极其附近地域所分布的文化其时代较早,绝大多数属于青铜文化和早期铁器时代,其中有一些可能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存。中部和北部多为辽金文化。如果从类型上看,本市分布广且数量最多的当属辽金文化,其次为青铜文化和铁器时代的文化遗存。
青铜和铁器时代的文化遗址目前已知有近二十处,这些遗址大多数分布在沿东辽河一带,处于河边高出周围地面的高地上。此外,其它地域亦有分布,但比较零星。这些零星分布于各地的此类遗址,多处于丘陵地带近水向阳的岗地上,反映了古代人民选择居址的特点。
这类早期文化遗存主要包括磨制石器、泥制、沙制陶器和青铜器。磨制石器从器形上看,类型较为丰富,计有斧、刀、铲、矛等。即便是一种器形也呈现出丰富而繁多的种类,例如石斧有板状、柱状、楔状等,从形体看有的器体较大,有的形体较小,铲的形体一般较大,扁而薄。这些石器的做工比较精细,锋刃亦较锐利。在—些遗址中,还采集到一些细石器如箭簇、刮削器、边刃器和石核。这些石器的发现,一方面表明古代黄河流域的文化因素对此地的影响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同时亦说明本市当时的文化面貌,既有农耕文化的因素,也有西部草原文化的内涵,但以前者为多。另外,生活在这里的古代居民已经掌握了制作复合工具的技术,则说明此地生产力的水平还是比较发达的。
值得提及的是,在本市东辽河右岸的仙山村遗址中,曾发现了几件打制石器和石材等。虽然目前这些器物的断代尚有待研究,有待于发现与这些打制石器同时代的其它系列器物,但仙山村遗址出土的打制石器数量不少,其时代似应早于青铜文化而属于新石器时代文化的晚期。
大多数遗址所见的泥质陶多为红褐色,火候较低,采用风化岩土烧制而成,陶质含大量细沙,质地粗松,用手触搓往往有剥落现象。器形单一,多为直口罐等。但也发现了一些火候较高,质地坚硬的沙质红陶,表面呈红褐色。这些陶器共同表现了火候不均的特点,因此器体呈现出颜色不一,多色相杂的现象。在制作方法上,多见手制的捏合和套接痕迹,其中有少量的外壁经过慢轮修正,内壁则用手抹平。器形以鬲、豆、罐、壶多见,残豆把的数量尤多,并以实心为主。在同一遗址中,往往有大量豆的残部。亦见有少量的方形鼎足,扁园形陶纺轮等。陶片以素面居多,也有少量的划纹、按压纹、戳印纹等。上述陶器除黑山头遗址外,一般形体较小,唯黑山头遗址所见有宽大的桥状、柱状、板状器耳,形体肥大,故推测应属大型器物。
典型的青铜器只见于大青山遗址。在这个遗址的墓葬中,曾出土过一把柳叶形束腰青铜短剑,并且同时出土了半园形铜饰件等。这批铜器经鉴定,其时代当是战国晚期,属东胡族的遗物。
诸早期文化遗址以自身的文化内涵从不同的侧面揭示出本市古代文化的面貌。特别是大青山遗址是一处文化内容丰富的古代文化遗址,文化层堆积相当厚,石器、陶器、青铜器及动物化石均有发现。丰富的文化遗存表明,它包涵着同一文化类型的三个发展阶段。瓮圈遗址更有其独特之处,陶器上的指甲压印纹、刻划“之”字纹等,在其它遗址中并不多见,这对探讨这一地区及其邻近的考古文化关系提供了可贵的实物资料。
隋、唐、渤海和元代的文化至今还没有发现典型的遗址,仅在其它一些城址或遗址中发现零星的陶瓷残片。在这几个时代中,本市境内生活着的东北民族,绝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遗迹,有待于今后进一步工作,以求得以解决。
明、清文化虽有发现,但数量甚少。清代文化遗存有较为可靠的除康熙年间修筑的柳条边,还有清朝晚年建筑的一些寺庙。而明代文化只能从一墓葬的情况进行大体推测,尚无详尽可靠的实物资料。
遍布于公主岭市城乡各地的是辽金文化。与其它类型的文化比较,辽金文化所发现的遗址数量多,分布范围广泛,类型也比较全面。特别是当时的信州古城及其它一些规模较大的城址、遗址,地面遗物十分丰富,从各个方面反映了辽金时代本县的政治经济,文化面貌。
就目前调查结果看,已知公主岭市境内的辽金文化遗存共有八十余处。这些遗址所包含的文化内容,主要是以细泥灰陶的生活器皿和白釉泛黄瓷及铁制生产工具为代表的文化。当然,绝大多数遗址的地表,散布着相当数量的砖瓦残片、兽面瓦当等建筑构件和饰件,在一些地方,曾出土过不少宋代铜钱及辽金铜器,属于缸胎单色釉器以及中原地区定窑,磁州窑所烧造的器物也屡有发现。
这些遗址的发现以及遗址中所见丰富的器物,一方画说明了辽金两代,特别是金代中后期,生活在本市境内的契丹、女真族的经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从以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改变为定居或有一定范围的游牧,并且在一个地方所定居的时间很长,因此不但留下许多他们居住过的遗迹,有的文化层堆积很厚。同时,农业成为其主要的生产活动。在辽代,虽然其社会经济中畜牧业仍然占有相当比重,但农业生产对辽王朝显得格外重要,而金代,农业则是整个社会经济的基础,农业和手工业作为普遍的生产活动,技术得到较大的提高。因而,这一时代对本市土地的开发是历史上规模较大的。
另一方面,大规模的建筑址以及中原地区的陶瓷和铜钱的发现,则反映出那个时代本市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活跃和繁荣,反映出辽金两代与宋王朝密切的联系,以及中原文化对契丹和女真文化的巨大影响,特别是汉族人的大量北迁,把中原文化直接带到此地,这种影响在作为实物例证的文物上得到了具体的体现。
秦家屯古城是辽、金两代的信州故址,是本市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除此城外,目前发现还有十三座辽金古城。这些城址较为集中地分布于信州西北相距三五十里的地方,特别是在信州与黄龙府之间,其分布的密度明显增多。在这些古城址中,西距信州三十华里的五家子古城,以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和式样,丰富的地表遗存而别具特色。这些古城,一般均设有角楼,大多数有马面和瓮城。较大的城址则有护城河或护城壕,均建筑在交通便利、视野开阔的平原岗地上,十分有利于战守,其军事意义是十分明显的。这些古城的性质,有的是当时的军事戍堡,而大多数可能是军政合一的猛安谋克的城堡。它们之间以及它们与信州的关系,是对这些辽金城址进一步探讨的重要课题。
辽金时代的墓葬发现不多,并且绝大多数墓葬均被破坏。这类墓葬大体有三种形制,郎砖室墓、瓮棺葬、砖室瓮棺墓。其中犹以瓮棺葬比较普遍。这些墓葬的随葬品较少,一般以细泥陶器较为常见,少数的随葬有铜器。
在本市南部的城郊乡和西北部的毛城子乡,有两处石刻,均为金代遗物。石刻为石人、石虎、石羊。这几组石刻造型生动,线条流畅,类似这样的石雕,多为金代贵族墓前之物,此二处似应有金代大型墓葬址。
生活在公主岭大地上的人民,不但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给今天留下了如此众多而丰富的古代文化遗物,而且在近几百年的革命斗争中,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风起云涌。清朝末年,本市东北部发生过农民起义,张作霖统治东北时期,曾暴发过农民抗捐斗争。为民族的解放做出过卓越贡献的革命烈士杜重远先生,抗日爱国将领马占山,都出生在这块土地上,得到了这块土地的哺育。在伟大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公主岭人民前赴后继,英勇献身,谱写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不朽篇章。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也是公主岭人民的骄傲,他们为民族的利益英勇献身的精神,永远激励着今天的人们在党的领导下,为实现我们民族的伟大目标而英勇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