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全球女性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V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发布时间:2021-07-27 22:29 来源: 作者:
人们打下一串英文字母“yeah she win”,在2012年的互联网,玩了把早于脱口秀时代的谐音梗。
叶诗文这个名字,就这么被记住。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16岁的她成为泳坛大满贯冠军,夺下两枚金牌,打破奥运会和世界纪录。
泳坛新星叶诗文,出道即巅峰。
9年过去,又一届奥运将至,但叶诗文,却和很多名将如刘湘、傅园慧一样,都无缘东京。
她说,领队到房间通知这个消息时,自己意料到了,且很快就接受了。
你会不会也好奇,作为女子400米混合泳世界纪录保持者、女子200米混合泳奥运会纪录保持者的她,为何大起大落如此?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天才出茅庐
泳坛全能天才,这是外界给叶诗文的定义。
2012年在伦敦,她惊艳世界,虽然年仅16岁,但她带来的惊喜早已有迹可循。
年幼时,爸爸带叶诗文看过很多游泳比赛,场上运动员拼搏、冲刺,凭努力让最高领奖台的国旗升起,这一切让她羡慕:
“非常渴望自己有一天能做到,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真的做到。”
叶诗文自己没想到,但回望她的泳坛之路,旁观者可能也会这么想:总有一天,领奖台上会有一个位置属于她。
最开始,父母送她去游泳是为了提升她的自保能力,她也很享受和队友训练玩水的开心。
两三年之后,她渐渐成为组里游得最快的运动员,教练常拉其他组的队员来和她PK,一次次较量中,叶诗文越发爱上竞速的感觉。
骨子里来说,她是个不服输的人,在泳池里,她可以很“霸气”。
凭着这股劲,她进了国家队,刚开始,教练常以“你是组里做得最差的”来鞭策,她不服,且不甘心,“我觉得我一定要证明给他看我不是最差的”。
那几年,叶诗文非常在意结果,有时拿了第二名,晚上会在床上细细回想比赛的每一个细节,懊恼自己为什么最后不能再冲一下。
在迪拜的一个短池世锦赛,她曾因零点几秒的差距输给一位西班牙选手,后来,这零点几秒就成为她训练的目标,到了下一场比赛,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可以面对更强大的对手了。
这样细小的突破一点点累积,16岁,她成长到可以站上奥运赛场,她说,自己也没想到那么年轻就能赶上奥运,没啥目标,还是希望能继续突破自己。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镜头拉远,从2010年到2013年,途经全运会、亚运会、游泳世界杯、长池世锦赛、短池世锦赛、奥运会等重要赛事,突破不停的叶诗文,已拿完200米个人混合泳从国内到国际所有重大比赛的冠军——
这是当今游泳界的最高成就。
当时,三国杀专门为她出了专属的武将卡牌:出水青莲叶诗文,技能是“急速”和“水泳”。
但这“急速”而来的年少成名,是惊喜,也是压力。
2013年世锦赛,巅峰上的叶诗文一个踉跄,摔到低谷,舆论哗然,叶诗文在采访里,用到“粉身碎骨”这个词。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心态上出了问题。
被“竞速”催着向前游走的叶诗文,那时不能接受自己除了金牌之外的任何名次,“我觉得拿第二我都是失败的”。
一种对于失败的“恐惧”心理,从出发前就紧紧跟随,拖着她从很高的地方往下坠。
“摔下来很疼,那段时间还挺郁闷的”。
在恩师徐国义的建议下,她暂别游泳队,尝试其他道路。
到清华大学念书,“yeah she win”此刻只叫“大一新生叶诗文”。
消失的叶诗文
“回过头去看,如果我早一点接受失败,摘掉奥运冠军的光环,从零开始……”
离开赛场后,叶诗文曾无数次反思。
那段时间,她就算睡觉,也会在梦里陷进泳池,跌入焦虑和惶恐。
她承认,早一点放平心态,或许结果也会截然不同。当初太想再争一个第一,但越急,越是什么都做不好。
变换了环境、切换了身份,我们发现,那个“不服”的少女长大了。
她当然还是会把事情做到极致,给自己一个完美交待。准备学业,可以熬夜备考到凌晨三点,甚至早早面临脱发的苦恼。
但读书也让她渐渐放平了心态。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回头审视,她坦言过去的自己是一个极度在意结果的人。那股子“誓拿第一”的闯劲,让她朝着巅峰不知疲倦地前进,也让她忽视了很多可以做得更好的细节。
直到以观众的身份看到亚运会的比赛视频,已经调整好的叶诗文,再次决定扎进这场羁绊——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内心非常渴望能够回到泳池”
2018年末,在教练徐国义和父母都反对的情况下,她向学校递交了申请——休学两年,全力备战东京奥运会。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最开始,徐国义发了脾气,觉得叶诗文是在逃避学业,不知重回赛场的辛苦。
但在叶诗文看来,休学重回泳池,是自己独立做出的第一个、且最重要的决定。
上学的经历并不浪费,相反,叶诗文觉得是上学后才改变了对游泳的理解:
“以前我不会去研究战术,都是徐导说你今天要用什么节奏游,我就用什么节奏游,但在学校那段时间打开了我的思维,我觉得现在形成了我自己对游泳的理解,会比以前想得更远、更深一些。”
每堂课,她会给自己定个目标:今天跟上2000米,明天跟上2500米,一天接着一天,慢慢恢复到最佳状态。
最开始加入训练,她完全跟不上大部队的节奏。徐国义在训练上基本跟她没有交流,总觉得做不出成绩,她就会自己放弃。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但叶诗文没有放过自己,上高原做有氧训练,她甚至在途中晕倒。就这样,她慢慢找回状态,徐国义也把计划重心向她偏移。
“状态都是拼出来的,永远不要想着省点力气。”
这是以前比赛前徐国义给她打气的话,而叶诗文复出后的每一天,依然在践行这条原则。
2019年,她终于在光州世锦赛200米混合泳中获得银牌,重新登上大赛领奖台。
这一刻,对她来说也许是重生的意义。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奖牌重回手中,是以前叶诗文不能接受的“第二名”,但如今,她的“不甘心”已不在这里:
“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还有潜能可以挖掘;另一方面,我一直都希望我们中国游泳女子混合泳可以在世界赛场上有一定地位,我希望是通过我的努力,让这个项目变成中国的强项。”
拼尽全力,备战全运会、明年的亚运会,叶诗文追寻着下一个机会。
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你很难想象,这样如常人一生的几回起落之后,今年的叶诗文,25岁。
同龄大学生此刻刚初尝职场滋味,叶诗文却已接受过几番“拷打”。
但换个角度说,把全部注意力倾注在一件事上的她,人生又是简单而纯粹。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回忆起前二十年的经历,游泳似乎占据她全部。
训练、吃饭、休息、恢复,在她的印象里,童年是单一的。
进入国家队训练后,生活依然只有游泳一件事。每天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这一遭走遍的叶诗文,现在回望时会说,2012年的大满贯,也许是她运动生涯的巅峰,但还并不是人生的巅峰。
“离开泳池之后的人生,我觉得或许会更精彩。”
暂别泳队求学那段经历,不仅让她改变了对游泳的理解,也让她头一次感受到生活的宽度,有了更多机会体验同龄少女的日常生活。
泳池之外,叶诗文其实是个“小女生”。
她喜欢追剧、看综艺,喜欢染头发、做指甲,不算精通化妆,但对香水有很深研究,最爱玫瑰调或木调的香气。
有了更多空闲后,她摇身一变成了烘焙大师,在生日晒出自制的黑糖珍珠奶茶蛋糕。
叶诗文:泳池很小,世界很大
“以前的生日几乎都是在泳池边度过。但是24岁本命年的生日,大家说一定要特别一点。”
在社交媒体上,大家看到了风光之后的奥运冠军,原来还有这些面。她热爱游泳,也在以同样的态度拥抱生活。
经历过太多风浪,有时,叶诗文自己都会忘记自己才刚25岁,但你我都应该相信,她的未来,也许还有更多可能性。
此时此刻,叶诗文还在努力创造下一个奇迹。

 

责编:徐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