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全球女性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发布时间:2020-03-07 20:51 来源: 作者: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巩俐开启了她的第18次戛纳之行,领取电影节授予她的“跃动她影”奖——表彰她在电影方面做出的贡献。在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巩俐说:“观众的爱与尊重给了我不断追求的力量,做电影是我人生的根本,我非常愿意继续分享我的工作和热忱。”
在采访中,你能够感受到巩俐对电影、对工作的认真和真诚,正如她所说,“我在工作中是个完美主义者,对于工作我追求极致。我不是娱乐圈的人,我的生活一直在做减法,为了有足够的时间把角色塑造好。我热爱我的事业,尊重电影。”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用电影人的方式传播中国文化
齐鲁晚报:您已经十余次来戛纳参加电影节,参演的作品也数次在这里取得辉煌成就,戛纳参加电影节在您心中有着怎样的意义?
巩俐:每次来戛纳电影节都很高兴,在这里参加比赛,电影被观众认可,感受到观众的掌声和敬意,都是特别深刻的记忆,戛纳电影节对我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一个词可能形容不出来,戛纳很尊重电影艺术,电影节把想象力的东西发挥得淋漓尽致,并且目标明确,这里除了蓝天大海,就是电影,不会有任何分散精力的事情。我觉得他们对艺术的尊敬在世界范围内是首屈一指的,这里承载着电影人的梦想和追求。
齐鲁晚报:您做过了四个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见多识广,眼界开阔,对中国电影的发展有何建议或期待?
巩俐:我觉得戛纳电影节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平台,今年有很多部中国影片进入了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和非竞赛单元,确实很高兴。无论结果如何,这都非常好。
无论在欧洲还是北美,都有越来越多中国电影人的身影。在多参与,多了解,向外学习的同时,他们也在多挖掘中国真实的故事题材,用电影人的方式去传播中国文化,展现中国电影的风采。
齐鲁晚报:作为在国际上有广泛影响的华语演员和文化交流使者,这些年您在推广中华文化方面做过不少努力,能否给我们举几个具体的例子。
巩俐:我觉得电影是一条文化交流的纽带,能够用电影语言让世界不同文化的人们感受到来自不同国家的文化。之前我作为中法文化年的大使,感觉很荣幸同时也倍感责任重大,我觉得促进中法两国文化领域的交流,电影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我也很感谢法国授予我“艺术及文学勋章”,作为两国艺术交流的见证。很希望在未来能有更多的电影作品奉献给各国观众,也希望未来中国电影人能够有更多的机会与世界各国优秀的电影人合作。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齐鲁晚报:这些年来,您除了主演内地、港台导演的影片外,还与好莱坞导演合作,与这些导演合作给了您什么启发和帮助?
巩俐:现在中国的很多电影也都是国际化的团队进行制作。像娄烨导演的电影《兰心大剧院》,就有不少中外演员,有法国、日本、德国的,是一部世界级的电影。虽然大家语言不同,但是通过表演能够彼此熟悉产生共鸣,整部戏拍下来大家都成了好朋友。我觉得好的演员,认真刻苦的演员,在全世界都会得到尊重。
我是个演员不属于娱乐圈
齐鲁晚报:您向来对剧本和制作团队有着自己的标准,外界有您正在放慢脚步减少拍戏的说法。
巩俐:我是一个演员,非常专注在我的事业里。我不希望生活里被很多与事业无关的事情打扰,我的生活一直在做减法,我希望把我的生活做到最简单,把角色塑造好,不要因为外界的干扰影响了我的艺术创作。
我一直在工作,不接戏这个是不可能的,我热爱自己的事业,不能把事业当儿戏。对剧本和自身我都是有要求的。每年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在准备剧本和拍戏,比较多的时间投入在工作里。拍一部电影要六七个月的时间,我需要提前研读剧本,每一部片子至少还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体验生活,才能保证我的表演质量。再用三四个月演电影,一年的时间基本就没有了。我觉得电影不是一个快餐的方式,需要细嚼慢咽,尊重电影。
我不是娱乐圈的人,不要把我放在娱乐圈里。我不喜欢把精力放在没有用的事情上,接下来马上要出来的《兰心大戏院》《花木兰》,大家会看到我的表演。
齐鲁晚报:在《兰心大剧院》中,您出演的于堇和之前所出演的角色有哪些不同?电影目前处于什么阶段?
巩俐:首先于堇是个间谍,但是用明星身份来掩盖间谍的身份,这个角色就非常有趣了。我觉得这个角色既熟悉又陌生,虽然有些东西是轻车熟路,但还有很多事情是完全不懂的,这就需要时间去调整。作为一个间谍,从外表是看不出于堇内心活动的,所以需要用眼神去表演,在某一个瞬间,表现出这个角色的特点。因为这个角色的双重身份,表演难度是很大的。
目前电影《兰心大剧院》还在后期制作阶段,前一段时间补录声音,我看了几个片段,觉得娄烨是个很厉害的导演,拍得非常棒,剧本也很棒。这次比较可惜,因为后期没有做完没能参加戛纳电影节,但是会去下一个电影节,很大的电影节。《花木兰》也在制作当中,预计2020年能够和观众见面。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演员最重要的是呈现角色自身的意义
齐鲁晚报:您将在陈可辛的电影《中国女排》中饰演著名女排运动员、教练、“铁榔头”郎平,让人很期待。演绎现实中的人物很难,对您而言是一次突破吗?
巩俐:演出真实的人物,很荣幸,但是压力真的很大,如果能够出演,我一定用全部的精力和精神。中国女排是享誉国际的体育团队,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上学的时候我们也用女排精神鼓励过自己,女排身上那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坚持到底,绝不放松的劲头,对我而言很有鼓舞作用,这也算是一种追随中国女排精神吧。百折不挠的精神已经渗透在中国女排的血液里了,不甘平庸,一定要拿到世界第一。
齐鲁晚报:从影以来,您演过了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年代的女性角色,随着岁月的增长,您的尝试的角色类型不仅没有囿于一隅,似乎更多了。
巩俐:我是一个演员,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喜爱,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不喜欢重复的角色,有那么多不同的角色等着我去扮演,新的角色才会有新的挑战。但无论是什么角色,在电影里最重要的是这个角色自身的意义,有一个怎么样的逻辑,最终呈现出什么样的精神,这是她们吸引我的地方。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齐鲁晚报:如今,我们常感慨一些演员偶像包袱太重,演什么都像在演自己或说假,角色很少能够打动人。作为一个面貌多样的优秀演员,您有什么建议和想法?
巩俐:表演是有一个过程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对于我自己来说,从看一个剧本开始,到体验角色,塑造角色,需要用将近一年的时间。我需要充分的时间去感受这个角色,去思考,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拍摄时,始终在一个角色的状态里。这种状态会延续到拍摄结束之后,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还喜欢看自己的电影,有的电影觉得现在再演也超不过了,有的电影会觉得在剧本或人物塑造上还可以更好一点。看我的电影其实不是在看自己,而是想找找接下来自己该怎么改进。
巩俐:电影是人生根本,工作上我是完美主义者
家与家乡留在身上的印记
齐鲁晚报:除了作品水准高外,有人说您还有一个特质是气场强大。
巩俐:气场?我不知道,我平常就是这个样子,可能是与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就告诫我要有独立精神,要为自己选择的东西去努力,包括十八九岁考中戏的时候,就是我自己从济南坐了一夜绿皮火车去的,父母、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没人送我。所以我的性格从小就磨练出来了,很独立,也比较执着,在工作上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绝不放弃,要做就做到最好,生活上就随意些。
齐鲁晚报:最近几年,一些明星走红毯造型常常受到批评,您对演员走红毯的服装、造型有什么建议?
巩俐:红毯的设立是电影节对电影艺术和演员的尊重,也是演员表达对电影节和电影艺术的尊重,我觉得服装造型要适合这个地方,不应该非常夸张、戏剧化,它不是演员的个人秀场,否则就失去了红毯的意义。
齐鲁晚报:拍电影之余您做些什么?能分享一下除了电影以外,您的休闲娱乐生活吗?
巩俐:我平时喜欢运动多一些,会打打网球、羽毛球,因为需要的人比较少,两个人就可以打,我确实不会打排球,因为很难找这么多人啊。
齐鲁晚报:问了这么多工作有关的问题,作为山东媒体,想问您一个有关家乡的问题,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在世界各地停留,您对家乡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工作之余如何排遣乡愁?
巩俐:山东有很多好吃的,这次来戛纳,我就专门带了山东瓜子,三大包吧,我特别喜欢吃。空闲的时候可以喝喝茶,嗑瓜子。然后就是炸油条、炸油饼、馅饼、还有甜沫,都很好吃,说到饺子一般,可能是过年老吃饺子吃得太多了。
来源: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