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丰台文艺视窗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永定三篇——第一篇 月之殇

发布时间:2018-09-21 15:04 来源: 作者:
永定三篇——第一篇 月之殇

尚子峥  绘  卢沟石狮

夜晚的永定河,波平如镜,是看月最好的时候。
卢沟桥上,一只小狮子张着嘴俏皮地看着他们。他急匆匆来,只能停留一小会儿,他是来给她送香胰子的。
月亮圆圆的,亮亮的,把他离去的身影拉得老长。“什么时候回来?”“等你把这块香胰子蚀成了月牙儿,我就回来了。”他不回头,但走路亦没有了军人的姿态,慢,每一步都很慢。
她抚摸着香胰子,舍不得使。香胰子呈奶白色,长方形,四边圆乎,散发着好闻的香味。是什么香味?茉莉?不是,要浑厚些。桂花?不是,要清雅些。百合?也不是。它大抵是几十种花香的混合。再细细闻,竟闻出了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她的脸上起了红晕,她的眼睛弯成月牙儿。那月牙儿,每个月初都会出现在永定河上呢!
摩挲香胰子成了一种习惯。她的手抚上它光滑的身,就像掠过阿猫略带油滑的皮毛。她对着镜子,想象着用香胰子洗过后的脸是什么样子。她用清水把脸洇湿,然后轻轻抹了一下香胰子,在手心里慢慢揉搓,时光就慢下来。刚刚一岁的儿子在熟睡,呼吸平匀。老旧的钟摆不急不缓,滴滴答答;屋外滴水檐下,渐趋停了的雨,露珠一样“哧溜”地滑下。阿猫懒洋洋地半眯着眼。这里,丝毫感觉不到他说的紧张局势,起码现在没有。有时她想他甚至到误解:他一定是去找他的相好,才会编个要打仗的消息来骗我。
她又抹了一把香胰子,揉出更多白白的沫,一点点涂在脸上。泡沫之下,那张脸真的更加耐看。滑溜溜,白嫩嫩,她的手指划过这张脸,想象他的手指划过的情形。他说,上海的女人都这样洗脸,那脸嫩得像桃花一样呢!他还说,所托之人带了很多香胰子回来,分给好几个同伴。不然,还可以托他带几瓶雪花膏给她。洗完脸,再涂上雪花膏,那脸就真的白如雪,艳若桃了。
她在心里期待着,期待着在月下的桥上,借由给她雪花膏而重聚。只是不要像上次那般匆匆,月亮在头上没有挪开半寸,他就走了。
军务紧急,急什么?月亮亮亮的,圆圆的,映在永定河阔大的水面上,绽开点点碎银花。鸣虫、树影、花香,多么安宁祥和!
时局真的越来越紧张了。街坊四邻人心惶惶。坐立不安的,打探消息的,有的甚至开始收拾行李。她不走,她要等他回来。她去卢沟桥等,想看那一轮明月照在永定河上。可是,迟迟不见月亮的影子。天空被奇形怪状的云充斥着,月亮在厚厚的云层里拼命地挤啊挤,但微弱的光晕仅仅给云层镶了一道边。这一次,她没有见到月亮。
卢沟桥上没有月亮了。
后来是辗转,流离。
长久的辗转,长久的流离。
她的卢沟桥,她的永定河,她的宛平她的家,还有她的他,都远去了。
流离的日子,短暂的安顿,她想起了贴身带着的香胰子。想起了他说,香胰子成了月牙儿他就会回来。她就可劲儿地使。每次都弄出很多泡沫。香胰子越来越瘦,终于瘦成了一个月牙儿。
但他没有回来。
一年,两年,三年……他杳无音信。她不再使用香胰子。春节、中秋时,她才拿出身体干裂的香胰子,嗑一嗑香屑,捧在手心,慢慢研磨,掺一点点水,揉出一点点泡沫。就那样看着,不往脸上抹。那泡沫是她的念想。
用香胰子洗过的脸,白、嫩、甜、香,可是看它的人呢?十年,二十年……成了月牙儿的香胰子,和映在永定河,悬于卢沟桥的月牙儿一个样!她把它包起来,放到了箱底。仿佛一个疼痛的触点,永不开启。
来源:丰台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