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潘玉良在线作品展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发布时间:2020-05-23 13:44 来源: 作者:
女子活在这世上实属不易,尤其是民国时期,正值新旧更替,女子从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妇人,要打破从前根深蒂固的传统,走出社会,那需要莫大的支持和勇气。而做为一个地位卑贱,人人不耻的艺妓,要被众人接受认可,更是难上加难。为了得到众人的肯定,为了跟爱人团圆,她付出一生,等待一生,终是没等来她想要的结果,在遗憾中落寞而去。她就是一代画魂潘玉良,她的裸体画被人称为中国第一人,她的名字在她生前就响誉中外,但是大多人对她充满了敌意和嘲讽,为此,她不得不两次远渡重洋,逃离那个让她一生都抬不起来头的地方。直到她离世,世人才不再耿耿于怀她不堪的身世,慢慢接受她的画作,也认可了她在艺术上的成就,为此,她等待了一生,落寞了一生。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潘玉良自画像01 幼年被卖妓院
潘玉良出生于江南之乡扬州,那时她还叫张玉良,幼时丧父,8岁时母亲也撒手人寰,从此她孤苦一人,无依无靠,只得投身于舅舅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13岁时,嗜赌成性的舅舅将她骗到芜湖,卖给了当地妓院,从此她将一生贴上“青楼”女子的身份,成为人人唾弃所不耻的卑贱女子。为此,她曾多次试图逃跑,但是每一次的逃离,换来的是一次次的毒打,无计可施的她上吊,自毁容貌,尝试一切可以远离这屈辱之地的方法。老鸨对她无计可施,于是让她学吹拉弹唱,以取悦寻欢作乐的客人,走投无路的她不得不委屈顺从,但是她却没有学普通人爱唱的吴侬软调,而是学起了京戏。她扮黑头花脸的唱腔,在当地温柔软语的花荫柳巷成了一个异类,也为她博得了一席之地。在别人眼中,她依然是卑贱的,可她却用自己的抗争,为自己赢得了一次自尊,起码,她可以卖艺不卖身,在她的心里,给了自己一份体面,那是她对命运的抗争,也是她对人生的不屈。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她尝试千百万次都逃脱不了的火炕,最后却像话本子传扬的那样,被一个为她折服的男子解救出来。他不是一时为美色所惑的李甲,她也不是为爱痴狂的杜十娘,他们的相遇,没有惊世骇俗的浪漫故事,却有一生追逐的执着。她曾逃跑不下五十次,也曾花费全力抗争,到底是挣不脱命运。有一天,当地乡绅为了款待刚上任的海关监督潘赞化,请了张玉良来唱曲,她的性格中有属于她的倔强和不屈,所以她的唱腔,也带着一股悲壮苍凉,潘赞化听后,心中感慨,于是跟她多聊了几句。乡绅土豪都是圆滑善于察色之人,便顺水推舟把张玉良当作人情送到了潘赞化的府上。潘赞化听了张玉良的故事,钦佩她的才华和风骨,于是花费重金替她赎了身。后来,在陈独秀的证婚下,她成了他的二夫人,并为自己改名夫姓潘玉良,从此抛却前尘旧事,重新开始。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谁也不曾想,一个艺妓出身的女子,远离烟花柳巷,居然能在画作上一跃成名,成为响誉中外的名人。这其中离不开潘赞化的支持,也离不开她自己的努力。婚后的潘玉良苦读诗书,学习各种生活技能,她把所有受过的苦,流过的泪,都化成对知识的渴望,继续抗争命运的束缚,试图为自己谋一条康庄大道。一日,潘玉良无意间看到邻居正在作画,于是她回家之后也兴致渤渤地临摹涂鸦起来,那时的她并不知,住在她隔壁的,便是上海美术专科学院的教授洪野先生,也不知她这无意一眼,成就了她未来艺术之路。此后,她便常常偷偷看他画画,回家后便开始慢慢画了起来,就是靠着这偷学的本事,她居然破天荒地考上了刘海粟办的上海美专。但是面对学生们“誓不与妓女同校”的言论,学校不得不放弃了她,爱才心切的校长刘海粟顶着社会压力,无视舆论风波,破格提笔在放榜单上添上了她的名字,这才让她开启了她的绘画之路。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在学习中,她刻苦认真,当时她最喜欢画的是人体,没事的时候她就会对着镜中的自己作画,但当时由于世俗和偏见,大多数人还不能接受裸体绘画,当大家看到她的人体画被展出时,各种非议和诽谤扑面而来。甚至有人扒出她的身世,嘲讽她狗改不了吃屎,满天的污言秽语漫天飞扬,还有人扬言要退学。本以为重生的潘玉良,再一次被撕开结疤的伤口,血淋淋的伤痛,让她不禁掩面而泣,为了抵抗命运,她拼尽全力,终于跳出了那个火炕,却不想,那些过往,却如刻在骨血的附蛆之虫,将成为她一生的耻辱,洗不去,挣不脱。幸运的是潘赞化得知她的处境之后,不仅在精神上成了她的依靠,更在物质上给了她全力的支持,为了能让她挣脱束缚,远离封建思想包围的恶劣环境,一心一意作画,他想尽一切办法,为她取得了官费留学的名额。他们在黄埔江边告别,深情相拥,潘赞化取出一条金项链放到潘玉良手里,鸡心吊坠中镶嵌着两人的照片。那是他们爱的延续,也是他爱的托付,他用行动告诉众人,最好的爱,是成全。为了成全她的自由,他花费重金,为她赎身;为了她的梦想,他放开手中的线,任她高飞。他用一世专情,点亮了她的余生,她用半生等待,守候他的情深。无间如无潘赞化,中国便无画魂潘玉良!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潘玉良这一走,便是七年,她的绘画天赋获得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康洛马蒂教授的赏识,直接升入该系三年级学习,成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她的名气在国外也慢慢打开,并多次获奖,此时的她,在异乡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同和尊重,带着满满的喜悦和骄傲,她凯旋而归。那时她在艺术上的成就已经小有名气,上海美专邀请她给学生授课,南京中央大学也聘她为教授。她在上海举办的第一次画展就震惊了中国画坛,徐悲鸿特地撰写了《参观玉良夫人个展感言》一文,发表在《中央日报》上。他称:玉良夫人穷奇履险,以探询造物之至美,乃三百年来作画之士大夫所决不能者也……士大夫无得,而得于巾帼英雄潘玉良夫人!
陈独秀赞她:所作油画已入纵横自如之境,非复以运笔配色见长矣。张大千说:潘玉良用笔用墨为国画正派。从一个青楼女子一跃成为大学教授,人人赞叹的同时,也有许多人嫉妒,有一次,她开办画展,展中作品被人一一破坏,还有人在《人力壮士》这幅画上写道:妓女对嫖客的赞歌!那是一幅结合日本侵华的背景,表达人民抗战决心的画作,画中是一个裸体中国大力士,双手扳掉一块压着小花小草的巨石,岩石下脆弱的小花才得以绽露笑脸。她用心中的激情和画笔激荡国人奋起的决心,却被满腹阴暗的小人误解,并在画上写“妓女对嫖客的赞歌”这种令她耻辱的话语。还有一次,在学校的休息室里,潘玉良听见有人骂:“中国人都死光了,让一个婊子来上课。”她远离故土,带着满腔思念和热情,化悲愤为力量,刻苦学习。待她学成归来,带着跟丈夫团圆的喜悦,带着荣耀,却依然不能被世俗所容纳,她再次被伤的体无完肤,尊严被无情践踏。那些不堪的过往,就像她生命的中永远挣脱不开的珈琐,锁住了她的未来,锁住了她的前程,锁住了她余生欢喜。她用七年的时间,想为夫妻间赢一世清欢,此后余生,不离不弃。可是他们却再一次被流言蜚语隔离,为了让她专注艺术,不放弃她的梦想,他再一次送她远离了这个令她难堪的地方。她需要尊严,需要一个可以埋葬过去的地方,一个不再有歧视和诽谤,让她安心画画的地方。一样的情,一样的景,一样的人,黄浦江边的水再次饮下他们眼中流下的泪。两两相望,无语凝噎,唯有泪千行。临行时,潘赞化将蔡锷将军送他的怀表送给她,只留下一句:我等你!千言万语,诉不尽夫妻间离别的衷肠,滔滔江水,饮不尽两人相思万缕。他们都不知,这一别,便是永别,这一见,便是永无绝期。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再次远渡重洋的潘玉良把毕生精力都花在了画画上,在国外,大家都知潘玉良有“三不”原则:一不加入外国国藉,二不与任何画廊签约,三不谈恋爱。不加入外国国籍,因为她挂念国土,心心念念想回国;不卖画,因为内心高洁;不谈恋爱,因为她心里住着潘赞化,再容纳不下别人。虽然身在国外,但她的心却时时刻刻挂念故土,挂念着她的爱人,一开始他们经时常通信,信里填满了他们对彼此的深情和惦念,后来,国家动荡,潘玉良多次提出想要回国的念头,都被潘赞化阻止了。因为那时,潘赞化的儿子被打成了“右派份子”,他怕回国后,她受牵连,潘玉良只能再等时机,后来,他们便失去了联系。等她辗转打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撒手人寰,那一瞬间,她期待已久的团圆美梦彻底破灭,她也大病了一场。在这场相互守护的期望中,他们互相等待了对方40多年,却终是未能如愿。他们相知相惜,却只能在遥远中分隔两地相守相依。这一生,她收获荣誉无数,先后在美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等国举办过个人画展,还曾荣获法国金像奖、比利时金质奖章和银盾奖、意大利罗马国际艺术金盾奖等20多个奖项。但是她心中终有一块缺憾,一生难填。1977年,82岁的潘玉良在巴黎逝世,临终前,她交代好友,死后为她换一身的旗袍,把她贴身佩戴了四十多年的怀表,和镶有她和潘赞化照片的项链交给潘家后代,并把她所有的作品都带回国。潘玉良用自己的一生,去为自己争一个尊严,她出生低贱,却一身傲骨,用不屈的心,历尽千霜,换来一世绚烂。她辉煌的一生,离不开那个成就她的男人,所以即使她成为璀璨之星,依然不忘初心,执着于等待跟他重逢的时刻。
活的傲骨柔肠的潘玉良:人生实苦,唯有自渡,女子都该活成这样
生活中,我们不乏苦难,艰辛,也不乏流言冷语,特别是女人,在这个时时讲究平等的社会,人人都说,女人地位高了,可是却依然处处被人诟病。离婚了被人指指点点,贴上“二婚女”的标签,似乎就跟廉价挂上了钩;努力后赢得高位,被人指手划脚,是用了“手段”上位的;一手抓事业,一手带娃,依然被说光顾事业不照顾家庭;全心全意相夫教子,又被嫌弃你人老珠黄,什么都不付出,只会伸手要钱。生活实苦,唯有自渡,余生,找一个愿意用爱成全你的男人,让你后半生能不弃梦想,不舍爱好,不忘玩闹,不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