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文艺品读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V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自媒体的流量时代

浏览量:0.50万次 发布时间:2021-12-28 13:43 来源:文艺品读 作者:乔维
不知何种原因,最近脑子里经常会飘出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一些语句,“这是一个最繁华的时代,这是一个最萧条的时代,我们永远在时代的夹缝里徘徊、挣扎、踟蹰独行,天上地下人间更仿佛找不到一个立足之地”。狄更斯的《双城记》开篇就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印记,他的文字跳动着是一个遥远的异域时空,“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狄更斯讲述的故事和人物尽管天南地北,却时常会重叠到某个熟悉的画面,从里边蔓延出的气息如此的清晰。或许是经历过太多风雨,侵染了风云变幻的时代背景下小人物们的喜怒哀乐。每天看着普通百姓迎着冷风往返在生存的路上,知道他们心中每时每刻都装满了“忧国忧民”的情结,心间就像涌动起一波苦涩辛辣的劣酒,烧心伤肺。如果把狄更斯的话放到当下,是否算一幅极具讽刺意味的画面。
自媒体的流量时代
自媒体时代,演绎最多的话题是欢庆与悲歌,上位的,进去的,此起披落。老百姓最大的娱乐是茶余饭后吵吵嚷嚷的议论网络新闻,七言八语的如火如荼。说到联想卖国,恨不得撕碎了柳八爷的锦衣玉带,讲到台湾,人人都能推演出一套收复海岛的路线图。上至“海”里的人事布局,下到身边谁是谁的谁,侃侃而谈头头是道。如果说这届老百姓是一层沙灰,那是不了解天朝大国百姓的情怀。尤其是这届老百姓真的很“智慧”,通达政论,又善于在夹缝中求生。只是这届老百姓会习惯性遗忘,最大的优点是不计前嫌,即便你经常变着花样愚弄他,他都会跟着舆论风向走。前段时间,关于李姓音乐人嫖妓事件,在网路上吵嚷了一阵,出现了与以往演艺明星丑闻舆论不一样的焦点。其中包含了法与情,道德和艺术的取舍问题。不同的声音貌似都有道理。而在老百姓心里,嫖娼就是垃圾,钢琴王子再也无法享受万人的崇拜。
自媒体的流量时代
实际上,无论你截取历史一段画面,倘或锁定现实一个镜头,大凡凸显自媒体舆论的乱象纷争,伴随着总是某种利益的纠缠,所有的迷茫和焦虑都是道具。更为准确一点说,在繁杂的舆论角逐中利益取决于占位,尤其是新媒体注重流量时代,舆论又总会因利益生出很多怪胎。并不是因某位演艺明星出了问题,媒体们的群追猛打表现的激情架势,也不是遇到民生问题媒体们就会“装死”,而是因某个新闻点的流量与利益决定舆论的热度。一个没有流量的“话题”不会引起舆论的关注,不信你费心劳神去推一篇学术文章,没有几许人去认真点开看。如果你随意去写一个能带动流量的明星街边遛狗,瞬间就会吸引一大波围观的看客。倘或去寻找某些名人的臭事,无论你的文字水平好坏,都会引诱海量的读者闻臭而来。这就是新时期自媒体时代的特性,一个流量与利益至上的时代,所谓的舆论监督和真相都是鸡肋,与社会良知更无半毛钱关系。
自媒体的流量时代
纵观当下新媒体时代的变革中,上层建筑始终倡导透明与阳光,而“乱象”纠缠着却越来越紧。究其原因是舆论被利益捆绑的结果,加上流量滋生的利益链裹挟下的自媒体渲染,放大了某些流量媒体的膨胀,让原本就不清晰的面孔搅扰在云雾里。所以,曾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一波又一波的舆情从透明走向误区,从而撬动了传媒行业的悲欢与兴衰。实际上每当资本的介入,无论何种情形下突发的舆论焦点,所有的躁动都在各自利益轨道里。百姓心目中视为圣神的舆论监督,有时会渐变着比某些魔术还要出神入化。表象上展示的正气凛然,在阴暗角落里争夺的是流量,看似表演着伸张正义,实质玩弄的却是网络流量游戏。归根结底还是利益的诱惑。让真相成为一团乱麻,名和利就会见风而上,谁还顾得上社会的诚信和守住舆论底线。
自媒体的流量时代
在自媒体的流量时代,每当一个舆情成为热点,网路里大小的平台就会相随而为,嫁接出相干或不相干的内容借火引流。那些抖音直播更是花样翻新,只要能蹭上热度无所不能,谁还管什么叫真相,何为真理。所谓的自媒体乱象都是资本的作祟,说的是追求阳光做着都是流量生意,喊的道德与良知干着却是吸粉和热度。如若说人们总用阴暗的眼睛看世界,不如说在利益的博弈中多数人都在随波逐流。事实上,在信息碎片化而高速运行的流量时代,有多少人会停下脚步去关注荒废的故土,谁会去关心那些几万万游动在城市边缘的外来群体,他们像盲流一样存活在城市的缝隙里,而舆论刻意躲避那些迎面而来的沧桑面孔。当传统的生活渐行渐远,是否怀念曾经的美好家园。
责编:徐芳 张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