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丰台文艺视窗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C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龙凤斗风水宝地——王佐

发布时间:2018-09-21 15:09 来源: 作者:
龙凤斗风水宝地——王佐
高忠由 绘  水中温泉
清代皇帝的陵墓寝庙称陵寝,陵寝所在地称万年吉地。清代亲王、郡王、贝勒的陵墓寝庙叫园寝,园寝所在地称千年吉地,老百姓这个千年吉地叫王爷坟。北京周边共有一百九十余座清代王爷坟,在这一百九十余座王爷坟中,风水最正、最冲,当年勘舆(查风水)结果与后来发展印证最准确无误的要数道光皇帝位下皇长子奕纬墓和皇七子奕譞墓最出名。
皇长子奕纬墓在丰台王佐乡,当年勘舆时,两只大喜鹊为保护一只被风雨吹落的小喜鹊,奋不顾身同一条大黄蛇争斗……后来奕纬后人中溥伦两次差点登基当上皇帝,只不过两次都被皇后(凤)否掉了……皇七子奕譞墓在京西妙高峰,那里最早是唐代法云寺旧址,到了金章宗时,又成了西山八院之一的香水院。到了明代,此处已是一片废墟。同治十年,蒙太后赏假,积劳成疾的奕譞第一次到此处游玩,二十一岁的醇亲王立即被废墟中一棵硕大无比的白果树吸引了。该树已有千年历史,当地人称“白果王”。亲王马上将此处定为自己身后的千年吉地。白果王——白加王是皇。尔后大清皇家的风水被这一支占尽,连出了两个皇帝,光绪和宣统二帝。可巧的是,与这两位皇帝争皇位的正是奕纬后人——溥伦。下面详谈。清嘉庆十三年正月,当时还是和硕智亲王的旻宁(道光帝)的嫡福晋突然病故,需要找个陵地暂葬。如旻宁有幸登基继大统,再随旻宁迁葬于西陵或东陵。如旻宁未继大统,这个暂葬地便是亲王的千年吉地。因旻宁为皇长子,嘉庆帝十分重视,下旨派内务府郎中带上勘舆(风水师)从京师沿东、西陵方向分两路同时勘舆采陵。历时半年后,西陵方向首先传来佳音。话说沿西陵一线的勘舆人员来到王佐地界,当时不叫王佐,叫东、西屯里,是两个自然村落。两村之间是一片大树林,遮天蔽日,十分茂盛。当时正值三伏六月,正当午,天气奇闷,采陵一行人马走进树林正准备乘凉休息,突然平地一阵狂风骤起,紧接着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众人忙下马奔向一棵大树下避雨。正当众人在大树下落汤鸡一样狼狈时,震惊的一幕在众人眼前发生了。只见在地动树摇狂风暴雨中,一只小喜鹊被风雨打落在林间草地上。风雨中,小喜鹊挣扎着要飞离地面回到树上,无奈风雨太猛,几次刚离地面又被抽落。正在它三起三落时,一条像扁担大小的大黄蛇口吐红信,风雨中圆睁两只蛇眼像两盏小绿灯笼,从西北方向疾驰而来。说蛇是草上飞,那真一点不假。大黄蛇几扭便飞到小喜鹊身边,昂首张嘴吐信,眼看就要把小喜鹊吸入腹中……正在危急时刻,两只大喜鹊喳喳狂叫着,从天而降,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对大黄蛇猛啄。小喜鹊被吓得喳喳大叫,大黄蛇顾前顾不了后,顾左顾不了右,几个回合下来,大黄蛇被啄瞎了一只眼,蛇头上全是血,它只有向西北方向落荒而逃。两只大喜鹊喳喳叫着带着小喜鹊飞上空中,就在三只喜鹊腾空离地的一刹那间,天地间突然风停雨住放了晴,一条大彩虹垂挂在西北天边,三只喜鹊直奔彩虹飞去,直到消失在西北七彩天际中。
大树下躲雨的众人正在惊呆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一切,个个面面而视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随行的勘舆走出人群拍手仰天哈哈大笑道:“苍天有眼,我智亲王有福,真是踏破铁鞋跑半年,今天得来不费闲。此地龙凤斗,正是圣上要咱们找的风水宝地。”他边说边指西北方向天、地说:“你们众人刚才也全看见了,此方向刚才是龙从地上来,凤从天上去,正为来龙正脉,点穴最佳。”
勘舆说完,不顾擦去满脸雨水,甩干双手,从马鞍的鹿皮箱内取出罗盘,大步流星直奔西北方向而去。内务府郎中一见,忙叫手下随从牵马扛罗盘支架紧紧跟上。就这样,一会儿在地上慢走,一会儿策马疾驰,一会儿又支起罗盘卜算,溜溜儿转了一大圈,搞得众人人困马乏,从正午忙到老阳儿偏西,又回到刚才鹊蛇相斗的原地。勘舆又支起罗盘卜算。卜算完,他双手扶着罗盘仰天大叫,天命!天命!智亲王真是洪福齐天,刚才这龙凤争斗之地,坐戌向辰,正是正穴。说完命随从用腰刀挖开罗盘支架下的土一看,夕阳下土色金黄无杂质,真是极佳吉壤。勘舆一见,更是喜气洋洋,满脸冒红光,情不自禁,四下观看。
突然,勘舆在四下观望中,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脸上的红色刹那间变成了惨白,可马上又恢复了原样。这一个剧烈的变化,疲倦的众人没有注意到。可从始至终不离左右,一直盯着勘舆一举一动的内务府郎中却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心里咯噔一紧,忙斥退众随从,来到勘舆身边。
按大清规制,勘舆只把勘舆结果写成《勘舆说贴》面圣内务府大总管(大臣),由他立即呈送皇帝不得有误,大总管本人也不许看,因这事关皇室机密。在这期间,勘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勘舆任何细节,任何人也不许打听。
勘舆是何等之人,一见郎中斥退众人独身上前,不容他开口便直言道:“智亲王若要心想事情,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
郎中一见勘舆已识破自己来意忙接着问道:“请先生赐教,哪件重要的事要办,如何办?”
勘舆面朝南左手扶住罗盘架上的罗盘,右手一挥先指东后指西说道:“亲王千年吉地东、西这两个村子名字必须改动一下,若不改,与亲王千年吉地上下风水不对衬,有碍亲王王气升腾。”
“要改成什么名字才可有助亲王王气升腾?”
“刚才咱们打听了,东、西这两个村子叫东、西屯里。要改成东王佐、西王佐。”勘舆微笑道说,“亲王在他们中间为‘王’。”
“东边王、西边王,中间哪是王,那是‘皇’”。郎中没有开口,心中暗暗叫绝后才开了口。
“要改成东、西王佐,这事要谁来办呀?怎么办呀!”郎中一脸忧愁。
“请郎中转告亲王,这件事由我来办。”勘舆胸有成竹地说“我把此事写进我呈给皇上的《勘舆说贴》……”
“那可有劳先生,有劳先生了!”郎中不等勘舆把话说完,便转忧为喜,打断勘舆的话说道:“我在这儿先替亲王谢谢先生了。”说完从手上摘下一个翠扳指,双手呈到勘舆面前。
可就在勘舆笑眯眯地嘴里说着谢谢正要用双手接过翠扳指那一刹那,郎中突然浑身一激灵打了一个冷战,他突然想起刚才勘舆也浑身一激灵脸色惨白的样子,他停住往前递扳指的手开口问道:“请问先生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透?我在这儿斗胆替亲王问一下。”
“烦请郎中替我回禀亲王,今天的勘舆卜算我已全部说完,再没什么可说的了。”勘舆和颜悦色地说。
“可……可……”郎中支吾着。
“可什么!”勘舆见状脸色不解沉了下来。
“刚才,刚才我看见先生浑身一激灵,好像……好像卜算到了什么。”郎中小声而庄重地说。
“噢,刚才我搬动罗盘卜算,扰动了吉地王气,王气太冲,我被撞了一下,故打一冷战,这种事常遇到。”勘舆回答。
“不对!不对!我看先生好像卜算到什么不详凶兆了!”
“什么不详凶兆,你和众随从从头到尾全看到了,全是吉兆呀!”勘舆笑了。
“既然这样,请先生别见怪,恕我直言,还请先生赐教。刚才鹊蛇相斗,鹊啄了蛇,此兆是不是主智亲王这一支后人中,要出汉吕后一样的悍后,重用外戚,骨肉相残,扰我大清江山。”
“你胡说什么!龙凤斗,谁输谁胜全都是吉兆!大吉兆!你一个内务府郎中在此胡说,你不要命,我还要呢!”勘舆又一次脸色惨白,比上一次更甚。
“先生说得对,说得对”郎中一见勘舆吓得脸色惨白,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推测,可这不吉的印证可把他吓坏了,他呆呆地站在勘舆面前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还是勘舆见过大阵势,见状忙对郎中说:“天色已晚,我回京后还要连夜写《勘舆说帖》明天面呈大总管,现在咱们即刻回京。”
“对,对,先生讲得极是!”郎中这才缓过神儿来,忙把手中的翠扳指往勘舆手中一塞,随即向远处的众随从挥手大喊“备马,护送先生马上回城”。
勘舆回京后,连夜写完《勘舆说帖》,详细说明一切。嘉庆帝阅后龙颜大开,立即下旨钉红桩圈禁、动工修建。并将东、西屯里改名为东、西王佐。这样一来,智亲王园寝内正穴真成了《勘舆说帖》所描述的那样,头顶太子峪,脚踩南、北二宫(村),手扶东、西二王(佐)。园寝修好后,占地近八百亩,一下子和东、西王佐两个村连成一整片,清代王爷坟前要冠有坟所在地地名。如妙高峰七王坟、北安河九王坟、香山门头村礼王坟……智亲王坟与东、西王佐村已连成了一整片,故内务府造册登记时,去掉“东”“西”二字,变成了王佐村,冠在智亲王坟前边,变成了王佐村智亲王爷坟,王佐之名,由此产生。
智亲王园寝修好后,人们对这座空坟议论纷纷。东边王、西边王,智亲住进去还是王,不住进去才是皇,智亲王到底是住进去为王呢,还是不住进去为皇呢?龙凤斗是吉兆,还是凶兆?龙凤斗,谁败谁胜全是凶兆呀,龙凤和才是吉兆呀。议论来议论去,人们把这一切疑问全推向了王佐村,王佐村的风水真那么冲,那么灵验吗?……
王佐村的风水就是那么冲,那么灵验。勘舆点穴十二年后,智亲王果真没有住进王佐村庄这千年吉地成了道光皇帝登了基,他在西陵修了自己的万年吉地——慕陵。他把嫡福晋也追册曰孝穆皇后,从王佐村迁到了慕陵。这一来,王佐王爷坟真成了一座空坟。
人们的第一个疑问有了答案,智亲王真成了皇上。第一个答案有了,第二个疑问龙凤斗是吉是兆呢?王佐坟现在是一座空坟,龙凤斗会不会在住进这座空坟的智亲王后人身上验证呢?王佐风水这么灵验,人们心中不免蒙上了一层阴影,议论纷纷。
人们杞人忧天,议论纷纷。一直议论到道光十一年四月,王佐空坟才迎来了它真正的主人——道光帝长子奕纬。奕纬在道光十一年四月去世,享年二十四岁。道光帝以皇子例治丧,晋封隐志贝勒,其弟咸丰帝即位后,追赠隐志郡王。随着奕纬在王佐村龙凤斗正穴入住,龙凤斗正式开始了。
隐志贝勒无子,因系长门,道光帝下旨以贝勒绵懿第三子奕纪之子裁中过继为后,改名载治,承袭贝勒。载治后来任前引大臣、宗人府右宗人,补授正白旗蒙古都统等职。
载治贝勒前三子溥健、溥阶、溥侃分别在两个月、五岁、一岁夭折,葬于王佐,俗称孩儿坟。
载治第四子为溥伦,第五子为溥侗,此二人为大清国龙子龙孙中优秀者,人称宗室文武双全两条龙。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同治皇帝载淳病逝。由于他没有皇子无法密定储位,死后的皇位继承问题,引起皇室内部激烈的斗争。
按正常道理来讲,继承同治皇帝的人,应该从比他低一辈的“溥”字辈近支宗室去挑选。当时,在道光皇帝这一支中,属于“溥”字辈的后人只有一个三岁的溥伦。他是道光帝长子奕纬之孙。但由于他的父亲载治不是亲生子,是从旁支过继的过继子,两宫皇太后否定了他的皇位继承权,溥伦第一次差点登基当上皇帝。
两宫皇太后否了溥伦,溥字辈就没有合适的人选了,只好从同治帝载淳的载字辈中挑选了。两宫太后选了道光第七子奕譞第二子载湉为皇位继承人。按两宫皇太后的说法(懿旨),他是以侄儿继承其伯父文宗咸丰皇帝的皇位,等将来他生有皇子,再过继给同治皇帝为嗣子,继承皇位。两宫太后懿旨下完,不顾有人反对,立即派兵一队,前往西城醇王府,用黄轿一乘,八大抬之,迎幼帝入宫。
面对两宫皇太后,尤其是西太后慈禧的所作所为(因私废公偏向娘家人),载治大怒,他为自己的儿子,也是为了大清国同两宫太后争辩道:“正因道光爷怜悯长子奕纬无后,才下旨将自己过继,道光爷用意就是将来有朝一日能继承大统。今两宫皇太后否定道光爷曾孙,有违先帝初衷。”两宫皇太后一听,同载治争吵起来,她们身后的三岁载湉吓得哇哇大哭……满朝王公大臣,面对他们眼前的一切,个个呆若木鸡,三十年前王佐村风雨雷电交加的一幕,今天在他们眼前重现了……
满朝王公大臣个个呆若木鸡。载治可身若游蛇,他晃着大黄脸手指着两宫太后身后三岁的载湉说道:“两宫皇太后从同辈人中选择皇位继承人,有违大清祖制,让三岁幼主兼祧同治帝,继承咸丰爷,万一这幼主爷无后,耽误我大清万年基业,怎么办!”
“大胆奴才,胡说!还不掌嘴退下!”两宫皇太后同时震怒大吼。载治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不妥,忙跪安退下出殿,当日正是十二月初六凌晨,北风怒嚎,极其寒冷。载治吵得通身大汗,出殿寒风一吹,回家便一病不起。
一转眼到了光绪五年,大清王朝为同治帝行安葬礼,葬于河北遵化惠陵。吏部主事吴可读在参加完葬礼后,为抗议不用溥字辈为同治立嗣,写下遗折在蓟东马伸桥三义庙内服毒自尽,成为大清唯一尸谏之忠臣。因吴是南方人,无银回故土安葬,病中载治出银资助,遭人诬陷。载治病情更重,光绪六年去世,葬于奕纬坟西南,今乡政府所在地以西。清廷谥号“恭勤”。王佐地面上龙凤斗风水,随着载治的葬入也画上了句号。龙凤斗,是凶兆还是吉兆终见分晓。道光帝后人这一支,真出了一个“悍后”……
一转眼,又到了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也就是光绪帝临死前一天。病中的慈禧太后不得已带病在仪銮殿召见诸位王公大臣,商议为光绪立嗣子之事。这一回,按祖制,必须要从“溥”字辈中过继了。在场的王公大臣一致推举三十八岁的贝勒衔贝子溥伦。众人如此心齐大胆,原因有三。
一、他是清道光帝长子隐智亲王之长孙。
二、年富力强能干,历任镶黄旗蒙古副都统、镶白旗汉军副都统、正红旗满洲副都统、镶红旗护军都统、正蓝旗满洲都统、崇文门监督,光绪三十二年赴美国考察海军及渔业等,归国后主张实行君主立宪制,废除军机处,设立责任内阁,全国剪发易服,这些主张全被朝廷采纳,并于光绪三十四年授资政院总裁,篡拟宪法大臣等职。
三、也就是众人齐心大胆一致推举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鉴于溥伦的健壮和能干对比光绪的多病和少断,慈禧皇太后对当初也有悔意……
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就在太后正准备下懿旨时,突然有人悄悄进言,光绪帝现在无后,正应当年载治所咒。病中慈禧一听大怒,立即下旨道光帝七子奕譞之第五子载沣之长子溥仪继皇位。太后又一次便宜了娘家人。溥伦二争皇位又没成。
在场众人一见风云突变,个个呆若木鸡哭了,不立三十八岁的溥伦,而立三岁的溥仪,病入膏肓的大清国刚要有点治,又完了……
民国十五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五十四岁曾任袁世凯内阁农工商部大臣、中华民国参政院院长、参政的溥伦去世,于第二年清明下葬于王佐老坟阳宅南。逊帝溥仪赏一千元治丧。下葬那一日,溥伦之弟溥侗主祭(光绪七年,溥侗被恩封镇国将军,因为行五,故人称侗五将军,为民国四公子之一,戏剧界泰斗,另号红豆馆主,时载治后人两条龙之一。可惜他于1950年去世,没有埋进王佐)。王佐坟人山人海,前朝遗老遗少,新朝权贵齐聚一起,哀悼溥伦,哀悼之余回忆往事,大家无比感叹王佐村“龙凤斗”的神奇,异口同声同赞龙凤斗风水宝地——王佐。
 
关于王佐的三点注释
(一)王佐——中国历代开国帝王都称自己是奉天承运的真“命”天子,称辅佐他们创业的功臣为“佐命”。这些“佐命”按文东武西排到在帝王的左、右,世人称这些人为“王佐”之才,又称“王佐”。详见辞海注释“佐命”。
(二)东王佐、西王佐——到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大清国,满族皇帝的御前不是按文东武西排列,而是按八旗左、右翼。御前列班,即皇帝左手为八旗左翼镶黄、正白、镶白、正蓝四旗王公列班,右手为八旗右翼正黄、正红、镶红、镶蓝四旗王公列班。这是满族特有的体制和待遇。八旗列分皇帝两旁称为“八分”。“八分”阵容之后,才是朝廷文武百官按左文右武分列。满族皇帝上朝坐稳后一开口先说“诸位王公大臣”指的就是这种发展到极致的“家天下”体制。
这种家天下体制源于努尔哈赤,当初他起兵反明时,发明了猎、战、兵、民合一的八旗制度,行猎打仗时他居中率亲军,左、右八旗分列冲锋陷阵。宿营时,他虎帐居中,左、右翼王加上八旗旗王共十个大帐拱卫。他建立后金政权称汗后,在自己的大政殿前,盖了左、右翼王、八旗王共十个亭子。世人称十王亭或八旗亭。现在这十个亭子和大政殿在沈阳故宫完好如初。乾隆四十二年(1778年)东巡盛京时,曾写五律诗一首,盛赞大政殿和十王亭。
一殿正中居,十亭左右分。
同心筹上下,合志立功勋。
辛苦缅相共,规模迴不群,
世臣胥效落,宗子更抒勤。
“八分”是大清国特有的体制和待遇,什么资格的人可进入这种体制呢?一 必须是宗室,觉罗都不行。二 宗室爵位从亲王开始到奉恩将军共计十四等,其中亲王、世子、郡王、长子、贝勒、贝子六等直入八分。他们后面的镇国公、辅国公有入与不入之分。入者称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不入者,直接标明不入八分镇国公、不入八分辅国公。两者同余下爵位的宗室一样各随自己所隶旗行走。
大清国有宗室贵族、异姓(不姓爱新觉罗的满族)贵族、异族(蒙古、汉等)贵族。异姓贵族异族贵族的爵位按周制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其中每一等又分为一、二、三等。这其中一等“公”中的“一等公”,和入八分的奉恩镇国公待遇一样,二等公、三等公待遇按制递减。可见宗室贵族多么高贵(但外蒙古的蒙古亲王除外,如那彦图,他们和满族亲王待遇一样)。孔圣人后人在清代被封为衍圣公,是一等公,在北京太仆寺街有衍圣公府。慈禧当上皇太后,她的胞弟桂祥才封个“三等承恩公”官至神机营管理大臣,在芳嘉园有桂公府。武昌兵变冯国璋带兵开了大炮,大清国皇帝才赐他一个“二等男”,没把他美死,别人眼馋死。
由于八分中有亲王、郡王、清代的亲王、郡王可不得了,他们当中不但有当朝皇帝的同辈,还有当朝皇帝的长辈。长皇帝一辈的亲王、郡王列班要有座椅。因这些人都是大清国的“佐命”或“佐命之后”,又是亲王、郡王,列班只分八旗又不分文武,所以左翼四旗的王公又称东王佐,右翼四旗的王公又称西王佐。而且贵为亲王又身为一翼之长统管四旗的亲王,他手下的人也可以称“东王佐”“西王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出了一本书,叫《晚清宫廷生活见闻》,印了五十余万册,名气大得很,是本人的启蒙之书。书中两位宗室老前辈一个述一个记写了一篇文章,其中提到了“八分”。两位老前辈这样述记的“八分”就是八样标志,即朱轮(红车轮)、紫韁(骑马用紫色韁)、宝石顶(一品用珊瑚顶,宝石在珊瑚之上)、双眼花翎、牛角灯、茶搭子(盛热水用具)、马坐褥和门钉(府门上的铜钉)。
两位老前辈这样讲不全面,“八分”是一种体制和待遇,犹如现在的政治局,两位老前辈只讲了进入政治局可坐红旗轿车,可偏偏没有讲什么是政治局。当然,两位老夫绝对知道什么是“八分”,只不过认为没有必要写,“八分”谁不知道!清末民初时人人全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也凑合,可到八十年代不行了,不少人不知道什么是“八分”,看了老前辈的文章,还以为“八分”就是八种标志呢。笔者曾见过几个自称祖上是“入八分”的宗室后人,笔者一上前请教“何谓八分请赐教”,答曰,“就是八种标志。还有书为证,晚清宫廷生活见闻第51页,不信,你查去吧”。对方趾高气扬,我噤若寒蝉。
(三)皇长子——智亲王从齿序(排行)上讲,是嘉庆皇帝的第二子,但实际上却是皇长子、嫡长子的地位。因为皇长子是嘉庆继位前侧福晋刘佳氏所生,而且出生后两个月便夭折。之后两年多由嫡福晋喜塔腊氏生下智亲王,他是清朝各代皇帝中唯一由嫡长子继位的人。
来源:丰台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