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视窗-文艺品读

    覆盖39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文化传播使者The messenger of Chinese culture covers over 39 countries and regions

  • 中国文化视窗坚持“内容为王、形式创新”的理念,努力为人民提供昂扬向上、怡养情怀的精神食粮,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更好地塑造国家形象。

    CVNTV insisted on “content is king”,provide an enterprising spirit pabulum for people,telling the legend of China, spreading Chinese voices,shaping the national image.

艺术评论的语境

浏览量:1.00万次 发布时间:2021-12-29 11:59 来源:文艺品读 作者:乔维
在书画圈很长的时间里,人们谈论的话题总是一个乱字,似乎书画遍地生杂草,难有美景争秋色。评论界却一路高调唱着赞歌,很少有批评的声音警醒业界。艺术批评的缺席,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为关键是批评的边界难以把握,稍不留意就会陷入口水之战,甚至会上升到法律的争端。另一个因素是书画界大师缺位,尤其是近几十年无人能撑得起在学界的权威,无论学术和技艺能被公众认可的大师级人物几乎为零。无论体制或民间都以各自的诉求“创造”书画大家,恰恰忽略了艺术权威性的首要条件,真正的大家必须具备渊博而深厚的学养。当代“学养”一词放在深层的解释意义,早已脱离了文本上的学业修养,它包含了厚实的文化积淀,精湛的技术积累和艺术创造,以及书画家自身的品格修为。梳理当代书画圈真正有学养的人,可以说稀缺的有些难言之隐,而多数称之为大家而又不被公众认可的艺术家,都输在自身的品格修养和浮浅的理论知识上。当代的书画貌似景象繁荣,其实质是被虚假的评论堆积起来的一幕海市蜃楼,其中体制的所谓名家们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
目观当下,实事求是的批评类文字很少,过度溢美之词的表扬评论遮天蔽日。这种搅扰了书画之乱的妄加评论,因泛滥而挑动起公众的反弹,从而回报以“调侃”的语言进行“嘲讽”,甚至会渐渐让“嘲讽”进入到“侮辱性”的语境。事实上,艺术评论一旦脱离了本质,就会变味。变得面目全非,进而让批评的触角深入私人空间,弄得鸡飞狗跳,成为一场无厘头的闹剧。现实中多数艺术“表扬”着实不敢恭维,有些评论文字通篇的“表扬”语言,几乎是横扫了褒扬词汇中对书画的所有赞美。尽管艺术评论需要赞美的语境,但必须要把握住一个适度,即便赋予给某些名不符实的书画家再多表扬,又有哪位书画家能承受的起博大精深的赞美词汇。凭心而论,我很同情那些搜罗了众多溢美之词的作者,大凡码文字的差事都属于是苦力活,何况要串联起众多的赞美词语,实实在在的不容易。而让我汗颜的是那些被表扬的书画家们,面对层层叠叠的表扬词汇能否承受的起。要知道,中国汉字在千锤百炼中凝结的词语,历经大浪淘沙与沉淀,每一个字都蕴藏了沉甸甸的含“金”重量。
艺术评论的语境
在倡导建设文化强国的艺术繁荣时期,书画之乱仅仅是一种表象,其实质上,艺术发展始终走在百花齐放的路上。只不过艺术评论的语境模糊,经常会搅扰了一团的乱象丛生。主要是人们的价值观错位而引起,给纯粹的书画艺术蒙上了一层灰色。尤其是表扬式的评论文章,在语言表述上既不严谨,也不实事求是去点评,而是采用艺术评论的新“八股”文形式。多数评论文字复制和套用古人的言论,然后罗列一堆赞美的词语,串联出一篇篇用华丽修饰语言伸长的所谓评论。目观多如牛毛的艺术表扬,如果你用心去检点每一篇评论文章,大部分文字缺失的是作者自己的观点,多是拼凑出的千篇一律的“八股”体。书画评论因沿袭了几十年一贯风格,始终没有跳出新“八股”的怪圈,那些传播媒体更是推波助澜,因媒体的编辑们早已习惯了“八股”文风,在他们血液里始终流动的是“八股”的调子,总认为携带了八股的论调才算正统。所以读当下的书画评论文章,你会感觉到似曾相似的影子,变化的只是被评论者的名字而已。
我曾写过多篇关于艺术批评的文字,艺术批评需要把握边界,批评的语境更要守住学术的底线。我所理解的观点是:“批评对于艺术发展属于不可缺失的导向,普及常识也会弥补艺术创作上的误区,让艺术创新的意识走上一个高度。关键是批评要特别注重遵循一个边界,而不是无所限度的鸡蛋里挑骨头,切不可跳出学术延伸到艺术之外的评价,甚至演化到了司法纠纷与责难”。同时更不能忽略的是:“艺术批评像一株带刺的玫瑰,你在欣赏他展示幻美与清香的瞬间,稍不留意就会刺伤你猎奇的奢望。所以现实中时常会绽放出贴着“创新”光环的艺术,让批评在“玄幻”的魅影里失去了审视方向,从而也模糊了艺术批评的边界”。如果表扬式的艺术评论是慢性毒药,那么没有边界的艺术批评就是解衣抱火。
艺术评论的语境
艺术评论的语境,呈现出的乱象,是无底线的艺术表扬横冲直闯,让批评之声成为一种稀缺的“异类”。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利益作怪,当下写评论文章的学家或作者,也随着市场经济与时俱进,因各自的名气而裹挟进了市场的利益中。坊间传说求某某大家一篇千字评论文,从几万酬劳上升到几十万,而普通的写书画评论的作者,也随行就市,评论文字成了利益交换的常态。在我的认知中,艺术批评需要保持学术的独立性,以及在人格上守住公允的精神气度。大凡收取费用的评论文字,能够有多少人不说假话,因勾连了利益与价码的评论,所抛售出的观点和论证会有多少有用的价值。因利益卷入的书画评论现象,滋生出媚俗的表扬文章泛滥成灾,这些文字无论附加多少含“金”的词句,又能托举出多少所谓的“大家”。
纵观当下书画艺术的发展景象,在书画圈摸爬滚打的人数不少于几十万,他们需要实事求是的艺术评论,而不是虚妄和玄幻的表扬。艺术批评更应该守住边界,切不可让批评的声音越过学术,伸入私人的空间弄成一地鸡毛,艺术评论之语境至关重要。
艺术评论的语境
责编:徐芳 张琪
上一篇:
下一篇: